草铵膦制剂价格将大幅提升 不少中小企会被挡在门外
作者:南方农村报记者 李力嘉 更新时间:2018-04-02 点击量:510

    这是迷一般的草铵膦。


    从高位的30多万元/吨一路下滑至15万元/吨;过去一年又在农药原药整体上涨的背景下,冲高到逼近21万元/吨,目前报价接近20万元/吨。


    在10%草甘膦水剂停用、百草枯全面退市后,被誉为最佳替代品的草铵膦成为行业追逐的热点。2015年底,获得草铵膦原药登记证的企业还不到30家,目前已超过50家。据最新统计,草铵膦原药登记数量有58个,制剂产品登记达374个!可以预见其竞争之激烈。然而,草铵膦工艺要求高,再加上当前环保力度不断加大,又会把很多小企业挡在外面,很多上马的产能未必能实现开工。


    2018年,草铵膦将走出怎样的价格曲线,有没有大单品能突围而出等成为行业焦点。张崇锋,永农生物科学有限公司营销总监,以敢言著称。其所在的永农生物是国内最早涉足草铵膦产品的企业,打造出草铵膦大单品百速顿。农历新年伊始,记者对话张崇锋,试图解答大家所关心的问题。


    记者: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永农的2017年,您会用什么?

 

    张崇锋:喜忧参半。喜的是,国家宏观政策层面,农资行业逐步走向规范和有序,对那些有原药生产优势、有三废治理能力、有科研开发能力的农化企业非常有利;忧的是,农产品价格低迷,种植农户的收入徘徊不前,部分地方农产品滞销,物贱伤农,增产不增收的现象,仍在发生。

 
    记者:2017年,农药行业的关注焦点非原药涨价莫属。很多工厂由于环保而停工,不报价、不发货。请问永农的情况又是怎样?


    张崇锋:由于前几年的早期环保投入,永农在“三废”治理方面累计投资超过2亿元,这为永农今天的“HSE”(健康、安全和环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此,永农生产车间正常运转,销售部门正常报价,对客户正常发货。2017年,永农国内制剂销售额增长了30%以上;草铵膦原药生产突破历史记录,开工率也超过2016年;原药价格上涨,制剂价格比2016年稍有下降。


    记者:很多人此前猜想,不断扩产的草铵膦会重蹈草甘膦的覆辙。然而,由于环保问题,预计今年不少企业的装置难以开工,对龙头企业来说是个利好,行业集中度将提高。您是否同意这个观点?2018年,草铵膦价格是否会延续去年的涨势呢?为何2017年制剂价格同比还下降了呢?

 

    张崇锋:草铵膦不会重蹈草甘膦的覆辙。单纯的环保政策,只是草铵膦实现行业集中的一个条件而已。草铵膦面临“三道关卡”:生产工艺关、环保治理关、技术质量关。草铵膦在生产工艺上的诸多难点,很多企业的生产装置尚不能稳定地运行,这在源头上制约了很多企业无法大规模地量产。草铵膦生产过程中的废水量大,对环保投入的门槛要求很高,很多企业的产能受到限制。原药产出率不高,质量不稳定,技术不成熟,致使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因此,草铵膦的工艺关、环保关和质量关,高技术、高投入和高难度,把很多中小企业挡在大门外。


    预计草铵膦原药价格将逐步趋于平稳,这对草铵膦产业的健康发展才是有利的。而制剂价格相对原药价格有一定滞后性,2018年制剂价格比2017年会有大幅度增长。


    记者:今年环保督查会更加严格,而废水处理又是草铵膦生产中的重要一环。公司将如何应对?


    张崇锋:永农在上虞累计总投资近8亿元,其中“三废”治理投资累计超过2亿元,这在业内是走在前面的,也表明了永农环保观念。2017年的永农,改进生产工艺,实行清洁生产,激发环保人员的创新能力,不断改善中间体合成路线,在草铵膦的废水治理上,再次取得了新的技术突破,其中,年底仅对环保技术部门就进行了100万元的现金奖励。2018年,永农将继续加大“三废”治理投入力度,对生产工艺精益求精,对技术创新不懈追求,不断地优化原药合成路线,在生产合成源头上,降低“三废”排放。


    记者:草铵膦的使用成本相对来说高一些,而且近年其抗性问题也不断显现。去年有“双草”产品获得登记,新的复配产品似乎弥补了单剂的不足。它能否成为超越草甘膦、草铵膦的大单品?您怎么看?永农的“双草”产品将何时推出?


    张崇锋:“双草”(草甘膦+草铵膦)复配制剂,不可能超越草甘膦和草铵膦两个单剂的。根据除草剂市场规律及现象分析,二元复配的灭生性除草剂,在局部细分市场(如抗性杂草、山区坡地)可以有所作为,但是局限性也很大,复配成本也不低,农民混合搭配的自由度下降。草甘膦单剂使用成本低、农民比较熟悉,草铵膦单剂安全性好、对浅根作物、下茬及土壤非常安全等,因此,单剂比“双草”复配制剂更容易上量。


    永农生物,作为“双草”复配的首创者,早在2009年12月就提出登记,一直在密切关注“双草”,2018年4~5月,预计永农“百速打”(36%草铵膦•草甘膦AS)将隆重上市,作为永农“百速”系列除草剂家族中的一员,对局部细分市场起到补充作用。永农的重中之重,还是草铵膦单剂(如百速顿、百速刀)。


    记者:随着越来越多企业涉足草铵膦,包括复配产品的推出,市场竞争越发激烈。而永农将草铵膦单剂作为重中之重,您觉得其市场潜力在哪里?永农将如何维持如“百速顿”大单品的竞争优势?


    张崇锋:永农草铵膦原药目前产能在5,000吨规模,未来规划新增6,000吨产能。随着残存百草枯的清退,草甘膦抗性杂草的增多,预测未来草铵膦制剂需求还会进一步增加,同时随着草铵膦制剂登记证件的增多,竟争也必将越来越激烈!百速顿,作为永农草铵膦制剂的领军品牌,2018年将继续坚持“试验示范、现场观摩、技术培训和门店宣传”等诸多活动,同时,永农公司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除草,我选百速顿”的基础推广活动,届时,将在全国各地展开。


    记者:除了草铵膦,永农还将在哪些产品上发力?具体有何规划?

 

    张崇锋:除了草铵膦之外,2018年,永农还有“四大金刚”,那就是比利达(敌草快)、满洛克(螺螨酯)、好多舒(吡唑醚菌酯)及甜多收(甜菜安•宁——甜菜和草莓的选择性除草剂),都是自产原药,具有核心竞争力,制剂价格合理,性价比很高,对客户具有很大的吸引力。永农继续坚持“大客户战略”和“大单品战略”(年销售量超过1,000万元以上的单品),形成以百速顿(草铵膦)为龙头,以比利达、满洛克、好多舒、甜多收为中坚力量,以丰富的产品线,全力打造“永农YONON”品牌,争取成为国内比较有影响力的制剂企业。


    记者:近年,跨国农药巨头并购整合的步伐加快,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永农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或者计划?


    张崇锋:由于国外的土地集中化和种植规模化已经完成,种植用户数量被精简,中间渠道数量被严重压缩,加之全球农产品价格整体低迷成为常态,常规农药的利润稀薄,寡头之间势均力敌,市场竞争过度,因此,跨国农药巨头也不得不整合或者合并,这是理性思考之后的市场行为。由于中国土地经营分散化,各地种植多元化,中间渠道环节很多,零售商过于分散,农化产品同质化严重,因此,在短期之内,中国农化企业不会有大规模的并购。


    记者:2018年,您有什么愿望?

 

    张崇锋:永农生物,志在田野。愿作物丰产,愿农户丰收!

 

农药快讯, 2018 (6): 59-60.

tag: 草铵膦  百速顿  张崇锋  生产工艺  废水处理  双草  百速打  

最近文章:
本文链接:http://www.agroinfo.com.cn/news_detail_10194.html
苏ICP备10201623号-1 工信部网站 江苏省农药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 农药快讯信息网
开户行:中国银行南京新港支行 帐号:488 466 545 445 收款单位:江苏省农药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5-86581148 传真:025-86581147 E-mail:nyxxz@263.net 邮政编码:210046 地址: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恒竞路3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