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发展
农药快讯:2019年第18期
  文章:30篇

忆苦思甜!中国农业发展离得开农药的贡献?

作者:曲耀训 更新时间:2019-10-08 点击量:309

笔者与共和国同龄,毕业于山东农业大学植物保护专业,一直从事专业科学研究,也做些教学与应用技术推广,直到退休。现仍不忘初心,尽自己所能继续做点为农民服务的事情。笔者一辈子与农业,尤其是与病虫害的发生及防治打交道,曾聆听老一辈讲述亲身经历的因农药短缺无法防治病虫草害而损失惨重的事情,同时也见证了中国农药化工的快速发展,如今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农药生产大国、出口大国和应用大国,中国农药化工不仅为中国,也为全球农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那些岁月,因无农药防治病虫草害导致农业减产欠收,使人们缺衣少食,无法解决温保难题,是历史留下的痛。笔者仅描述深触心灵、记忆犹新的少数典型事例,以期年轻一代不忘过去,正确对待化工、农业,更要珍惜当今,奋进创新,携手合力发展更好的未来,实现东方巨人的美好理想。

 

1  因农药短缺无法防治虫害造成的损失

1.1  蚜虫类

蚜虫种类多,危害寄主广,繁殖速度快,发生普遍。蚜虫刺吸寄主营养及其分泌物破坏光合作用给寄主造成双重为害,在农药短缺的年代给农业造成了巨大损失。

 

 

1)棉花苗蚜

棉花苗蚜属常发生、重发生害虫。棉苗4叶期以后棉花苗蚜由越冬寄主迁入,以有性和无性繁殖,在棉叶背面和茎顶部群居为害,发生严重时每株多达几百头。被蚜虫危害的棉苗分别表现出卷叶,棉叶变黑到干枯,棉苗生长严重受抑制,营养生长过于迟缓并影响开花、现蕾、结铃的生殖生长等现象。在急需农药防治时,每个生产队几十亩棉田仅能分到1~2瓶的进口对硫磷高毒农药,可以说是杯水车薪,并且还存在人畜中毒的高风险。国产六六六防效较差,曾推广用药液给棉苗“洗澡”,但很易烧灼棉苗产生药害。有些农民在自种的棉田里用手逐株抹去棉蚜,遗憾的是效率极低,不能阻止棉蚜的发生为害。

 

2)小麦穗蚜

小麦抽穗后5~10天内小麦穗蚜便很快迁至穗部,进入突增突长期,严重时每穗超百头,顶部叶、茎和麦芒上都有。受害后千粒重显著下降,不少小麦植株变黑不能正常成熟就提前干枯,产量严重受损。农民用辛勤汗水栽培,却因麦蚜为害以及农药的短缺而严重影响产量,令人痛心。大约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国内几家大型农化企业开始生产氧化乐果、敌敌畏用于防治麦蚜,但供不应求,农药市场有很大缺口,仍造成小麦大量减产。

 

3)高粱蚜虫

高粱蚜虫大发生时,因农药短缺不能防治,蚜虫分泌物造成叶片发亮、变黑后秸秆弯曲不能正常成熟,导致严重减产。

 

4)桃树蚜虫

桃树蚜虫大发生时缺少农药防治,造成叶片卷曲或大量脱落,需等重新发芽再生,耽误正常生长,严重影响产量和品质。

 

1.2  食叶类虫害

食叶类虫害直接取食寄主叶片,表现为显性危害。轻者造成叶片残缺,重者把叶片吃光,造成不同程度的减产甚至绝产,同样因农药短缺不能防治而令人痛心。人工捉拿为当时的一种方法,笔者也多次参加。

 

 

1)蝗虫类

蝗虫有多种,造成为害最大的是东亚飞蝗,适应性很强,寄主广,还具迁飞习性。记得上小学时,接上级指示,以管理区为单位,3年级以上学生带上午饭到离村庄较远的大片农田里集合,一个挨一个地毡式捕打蝗虫。场面很“壮观”,也很“热闹”,实质是因蝗虫大发生又缺少农药防治,迫不得已连小学生也参加人工捕打。后来逐渐用六六六、马拉硫磷喷药防治,大发生时用飞机喷防,重点区域设有专门治蝗机构,小学生才可以安心学习,不用再去捕打蝗虫了。

 

2)粘虫

粘虫产卵高,繁殖系数大、多寄主,4龄以后进入暴食期,因缺少农药防治,经常人工抓拿,笔者曾参加过生产队里的相关活动。根据粘虫的取食习性,需清早到田间捉拿,全身带着露水连土带泥,每人都带一个容器放粘虫,最后按捉拿粘虫的重量记分,可见数量之多。

 

3)豆天蛾

豆天蛾成虫产卵量高,幼虫虫体大,存活时间长,取食危害重。因缺少农药防治,人工捉拿是当时的主要措施。社员们在田间横向排成一队,每人两行,逐株查看捉拿。豆叶弄脏了衣服,虫体沾污了双手,既慢且又脏又累,令人着实无奈。

 

4)菜青虫

菜青虫有多种寄主,鲁北地区危害最集中的是大白菜,又遇世代重叠,发生时间长、数量多,严重时把白菜叶子吃光,只能改种其他蔬菜。捉拿菜青虫是季节性农活之一,同样是又慢又脏又累,就因没有农药防治。

 

1.3  钻蛀性虫害

此类害虫较多,一旦钻入寄主体内,隐蔽性强,常因缺少农药适时防治造成重大损失。

 

 

1)棉铃虫

有多种寄主,危害最重的是棉花。不覆膜种植时,8月份是华北地区棉铃虫危害棉花盛期,能造成大量棉蕾、幼铃脱落,棉田里到处可见,而棉株上蕾铃很少,生长比例失调,造成严重减产。棉铃虫钻蛀大的棉铃后在其中取食排便,使棉铃不能正常吐絮,只剩空壳或少量变质棉絮,令人十分痛心。也曾用杨树枝把等诱杀或捉拿大龄幼虫,但收效不大。棉铃虫还钻蛀玉米、高粱穗部、辣椒果实内取食排便,造成严重减产和品质下降,同样是因缺少药剂防治。

 

2)大豆食心虫、豆荚螟

大豆食心虫、豆荚螟是笔者记忆中严重危害大豆的两种害虫,初龄幼虫钻蛀豆荚内,在其中取食排便。豆株虽正常生长,但收获脱粒时才看到大量空荚、破粒、小粒或荚内的幼虫与粪便,收成大打折扣。老百姓辛辛苦苦种植一年的大豆几乎全被毁掉,同样是因没有药剂防治。

 

3)玉米螟

玉米螟钻蛀心叶后不断取食或转移为害,造成叶子成排串孔或植株折断或不能抽出雄穗,因缺少药剂防治造成严重减产。

 

4)桃小食心虫

桃小食心虫可钻蛀多种果实,一是影响果实正常发育,二是影响口感和正常食用,因缺少有效药剂防治而造成较大损失。

 

5)二化螟、三化螟

二化螟、三化螟钻蛀稻茎内造成心叶死亡或整株死亡,也因缺少药剂防治而造成严重损失。

 

1.4  地下类虫害

地下类虫害种类多,危害寄主广,共同点是都取食根与幼茎并转株为害,受害后整株死亡,常造成缺苗断垄甚至翻种,在缺少农药防治的年代易损失惨重,记忆较深的有这几类虫害。

 

 

1)地老虎类

地老虎类主要是小地老虎和黄地老虎,老百姓统称“土蚕”。尽管它们的成虫形态、幼虫体色、发生规律都不相同,但高龄幼虫咬食寄主幼茎的危害特点是相同的。幼年时就跟随长者,手提一个小工具,甚至用手在受害蔬菜、棉花植株的地下周围扒土捉拿害虫。有时害虫也转株,但也能拿到不少,弄得手上很脏。笔者庆幸现在孩子们不用再干这种脏活。

 

2)蛴螬类

幼年时不知道晚上飞的“瞎碰”和地下为害的白虫子是成、幼虫关系,上大学后才知道蛴螬有多种,成虫统称金龟子,幼虫统称蛴螬。华北危害重的主要是暗黑金龟、大黑金龟、铜绿金龟、毛黄金龟。曾见证过大黑蛴螬在小麦抽穗后为害,造成小麦植株非正常成熟提前干枯白穗、籽粒干瘪,千粒重很轻,严重减产;也见证过大片高粮幼苗被暗黑蛴螬危害致缺苗断垄,社员们逐行逐株在危害的高粱苗地下部周围挖取害虫。甘薯地下块茎被蛴螬危害后,造成一些黑洞,老百姓称作“地蛆眼子”,影响甘薯外表美观,清洗难度大且口感发苦,导致价格大打折扣。花生是蛴螬为害的重大灾区,除植株常被咬断外,受害果产量、外观、品质都严重受损。

 

3)蝼蛄

蝼蛄为害有2种形式:一是将作物或蔬菜幼茎根部咬成丝状,致作物或蔬菜不能正常发育或死亡;二是在地面乱爬起小垄,将植株根部翻起,致幼苗大量死亡,尤其是雨后或刚浇过地的菜田危害特别严重。

 

时过境迁,缺少地下杀虫剂的年代已成过去,高毒地下杀虫剂也逐步淘汰,高效低毒的种类多并能满足市场需求,已基本控制了地下虫的为害。

 

1.5  卫生类虫害

在缺少药剂防治的年代,一些重要卫生虫害给人们的正常生活造成极大麻烦,带来很多不便,有些卫生虫害叫人深恶痛绝。20世纪50年代后期,国家号召消灭四害,其中包括苍蝇、蚊子、老鼠。

 

 

1)苍蝇

在发生季节到处可见飞行的苍蝇成虫嗡嗡叫。如畜类饲养场所,鱼类、糖类、肉类、面食加工车间,仓库,食品商店货架,零售摊位,老百姓家的饭屋、锅台、饭桌,饭店厨房及餐厅等多个场所。苍蝇成虫有时还飞落在人体的不同部位,用口器刺吸营养并身带病菌传播疾病,是流行痢疾的主要传毒媒介。在厕所的粪坑里可见成堆的幼虫(老百姓称蛆),墙壁和地面上也有很多爬行的幼虫,上厕所一不小心就会踏上一脚,让人深感厌恶。开始没有防治的药剂,逐渐有药后又不能满足供应,直到大量生产敌敌畏、敌百虫、敌杀死等药剂之后,才算较彻底控制和消除了苍蝇的为害,给人们创造了一个美好、优雅的工作和生活环境。

 

2)蚊子

夏秋季为害十分讨厌,不论睡觉休息或乘凉聊天、下地干活或走在田间,都时常遭到蚊子叮咬,出现红肿的斑点发痒,有时弄破还会感染皮肤病。更为严重的是会传播疟疾(老百姓称皮汗),且很易流行。发病者交替性阵冷阵热,短时间难以治愈,体质受损较重。为防止蚊子叮咬,家家户户、招待所、旅馆内都挂蚊帐,可那时的蚊帐都是棉线的,透气性差,如四周压不严实还能进去蚊子。乘凉时为防止蚊咬,每人须带一个不同式样的扇子,给行动带来很大不便。笔者曾无数次被蚊子叮咬,受过疼、生过病,尝过了那段时间的苦。直到开始大量应用农药后,蚊子才得到较好根治,被蚊子叮咬已是历史,年轻人没有受过蚊子叮咬是一大福气。屠呦呦发明的青蒿素为防止蚊虫叮咬带来的灾难做出了巨大贡献,是中国人民杰出代表。

 

3)老鼠

老鼠又称耗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足以反映出人们对老鼠的痛恨。过去农家屋内全是土地面,睡觉的坑也是土坯垒的,老鼠肆意横行,到处打洞,咬烂衣物,偷吃粮食并大量贮运到洞内。当人们晚间休息时它还经常在屋内乱窜乱叫,让人心烦意乱。有时白天也出来,大的带着小的,很难捕捉。长期靠老鼠夹子或养猫捕拿,但夹子的功效很低,猫吃饱了以后就不再捉老鼠,何况也不是家家户户都养得起猫。毒鼠强一上市倍受农村人欢迎,彻底治住了老鼠,现在已对类似药剂严加管理。

 

杀虫剂是中国农药化工发展早、速度快的一大类,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有机氯类农药在防治农业常见虫害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也让农民最初了解到农药是保护农作物丰收不可或缺的重要生产资料,但因用药量大,残毒积累对人畜有害,以及污染生态环境等原因已被禁用淘汰。有机磷类农药具有活性高、杀虫方式多样、防效好、持效期长等优点,取代了有机氯,在较长时期内对农业生产发挥着巨大作用。曾有一段时间杀虫剂占三大类农药中的70%,有机磷占杀虫剂的70%,有机磷中高毒农药占70%。部分种类因毒性高,对人、畜、环境有副作用,也已被淘汰禁用。一些中、低毒产品仍在生产、应用。拟除虫菊酯类农药具有活性高、用量少、杀虫速度快等特点,尤其是在防治鳞翅目幼虫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但因杀伤虫害天故,破坏生态平衡,作用位点单一,持效期短,虫害易产生抗性等缺点,不少品种逐渐走向衰败。

 

要防除一切害虫,杀虫剂发挥了顶梁柱作用,现已发展到种类多、品种全,可用资源丰富,农业生产中不需再为缺少杀虫剂而担忧。随着科技发展,杀虫剂正朝着高效、低毒、对人畜副作用小、对环境友好的方向发展,即使是缺点较少、副作用小的新烟碱类农药也要进行评判改造。

 

2  因农药短缺无法防治螨害造成的损失

害螨种类多,体形虽小,但群体数量多,聚集叶子背面为害,发生初期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害螨繁殖极快、剌吸力强,因缺少药剂防治常造成不同寄主作物的严重损失。笔者曾见证过害螨对大豆、棉花、茄子严重危害的情况。在3种寄主作物上,当叶正面出现害螨造成的失绿斑点后,如不及时防治,几天内便会造成寄主大片落叶干枯,提前死亡,老百姓称“干烘”,造成严重减产或绝产。在生产队集体种地时,此种情况很常见。随着农药化工发展,国内逐步生产兼治、专治杀螨药剂,已淘汰品质差且有负面效应的三氯杀螨醇等。具有杀卵、若螨、成螨多虫态作用,持效时间长,用量少,副作用小等特点的杀螨剂已成为市场当家品种,且种类数量多,货源充足,供农民选择应用。面对螨类为害因缺少药剂防治而束手无策的年代已成为历史。

 

3  因农药短缺无法防治病害造成的损失

农作物病害种类多,危害寄主广,在缺少药剂防治的年代,曾经给农业造成重大损失。笔者记忆中就有多种病害造成农作物大量减产。

 

 

3.1  锈病

锈病流行为害造成小麦、大豆、玉米叶片的干枯和植株提前死亡,严重减产。枣树、苹果树叶片过早脱落,重新发芽,果实不能成熟,几乎绝收,有些幼树还影响到翌年的正常生长。记忆最为深刻的是读大学时系主任带我们调查小麦锈病的发生情况,当我们走进大片麦田后,下半身衣服和手臂全沾满了一层淡黄色孢子粉,锈病的孢子堆基本全覆盖小麦叶片,植株提前干枯、籽粒干瘪瘦小,农民丰收的希望因为没有药剂防治锈病而化为泡影。这堂田间实习调查课没有笑容,只有严肃、无奈与焦急的表情,笔者将小麦锈病的为害深记心底。

 

3.2  白粉病

瓜类早期的白粉病致叶片干枯或全株死亡,或瓜类不能正常成熟,导致严重减产和品质下降。小麦白粉病轻发生时只在麦株茎基部有一层厚厚的白粉;中度或大发生时,多数小麦植株旗叶以下都覆盖白色孢子堆,严重影响小麦的正常生长而造成减产。

 

3.3  棉花病害

苗期三大病害严重抑制棉苗正常生长或死亡,形成缺苗断垄。如补种或移栽则在多数情况下会导致营养生长与生殖生长不协调而影响产量。铃期病害造成的烂铃更是让人痛心,被侵染的棉铃发霉变黑或烂掉,即将收摘的棉花不能正常吐絮。

 

3.4  白菜三大病害

白菜三大病害早期就能导致幼苗死掉形成断垄,后期致白菜从里往外腐烂,臭味难闻,收成甚微。

 

3.5  甘薯黑斑病

甘薯黑斑病早期危害幼苗,致使根和幼茎的黑斑逐渐扩大,影响养分疏导抑制生长,重者幼苗死亡。薯块被侵染危害后生成大小不等的黑斑,影响外观更影响口感,一旦误食极度发苦,价值大打折扣。

 

3.6  玉米大小叶斑病

在玉米8片叶以后,大、小叶斑常混合发生,玉米叶片出现大量枯死斑,不能进行光合作用,抑制植株生长,不能正常抽穗或提前干枯死亡,最后严重减产。

 

3.7  水稻稻瘟病

水稻稻瘟病是水稻生产中一种很常见且对产量影响较大的病害。稻瘟病在苗期造成茎基部死亡,抽穗后茎部坏死,造成结粒很少、千粒重很轻和严重影响产量等多种情况,不堪回首。

 

在缺少药剂防治的年代,农作物病害一旦流行便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最常用的防治方法是对病株拔、烧、埋,农民对农作物病害被动、落后和无奈。保护剂、治疗剂、铲除剂分别代表着杀菌剂三个不同发展阶段

 

保护剂的初始阶段为石硫合剂、波尔多液,农民配制不够规范且数量受限,只能用于果园春季发芽前;多菌灵、托布津的应用推广,标志着保护性杀菌剂的工业化生产,对防止病原菌侵入、减少病害发生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对已发病植株无防治效果;粉锈宁、百菌清等治疗性杀菌剂的应用推广,标志着中国防除农作物病害进入了一个新时期,产生了质的飞跃,对植物发生病害后一筹莫展的阶段即将结束;吡唑嘧菌酯、丙环唑等大量铲除性杀菌剂的应用推广,标志着中国防除农作物病害已步入一个崭新的水平,基本与世界先进应用技术同步。沈阳化工院创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杀菌剂走向世界,获得国外专利。当今丰富的杀菌剂产品资源已能满足防除植物病害的需要,对农业生产丰收起到了重要的保驾护航作用。

 

4  因短缺农药无法防除草害造成的损失

自古以来草害就严重阻碍农业安全生产,“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对其进行了生动描述。在未应用除草剂之前,祖祖辈辈就是靠人工锄灭、镰割、手拔等措施除草。

 

 

笔者曾跟随父兄在胡萝卜田、谷子田苗期拔过草,每人一个小板凳,一坐2~3个小时弯着腰,晒得满头是汗,效率非常低,有时还误把苗当草拔掉,有时拔不出根,草仍能再发芽生长为害。小学生时期,节假日去农田割草、挖菜是一项主要活动。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时,一项经常干的农活就是除草灭荒,在大豆田、玉米田、小麦田、高粱田都干过这种农活。最累的是在麦茬后大豆田里锄草,尤其地湿时草比苗长得还快,锄头很难下地,又遇天热,满身是汗,有时汗水浸得都睁不开眼,还跟不上一般农民锄得快,又急躁又累。当地里太湿不能锄时,队长就安排人员到田里用镰割草,自己割的自己背回,按重量记工分,同样很累。有时队长还安排在地里拔草,草太多且根上有泥就高高地垒在田埂,有些草还能复活。记得上高中时,接县委通知学生全部停课放假回各自生产队参加灭荒,返回后要带上生产队出具的证明交回学校,足见草害已影响到全社会。

 

利用除草剂防除杂草,是农业生产中的巨大进步和飞跃。国内应用较早的是利用2,4-滴丁酯防除麦田双子叶杂草。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华北地区已逐步应用推广乙草胺、异丙甲草胺、甲草胺、氟乐灵、莠去津分别在豆田、玉米田、棉花田进行土壤处理防除杂草。1986年笔者在南京农业大学进修期间接触到豆田茎叶除草剂,先后从江苏省、山东省植保总站协调到国外进口的少量试验用品:氟磺胺草醚、吡氟禾草灵、氟吡甲禾灵、烯禾啶、喹禾灵,并协作济南军区马场、东营市植保站以黄河三角洲地区为重要基地进行系统深入的应用研究,在黄淮流域、全国部队农场进行了广泛应用推广,也在全国大豆学术会上作学术报告交流并获山东省科技进步三等奖。与此同时或较早些时候,东北农垦系统已开始大面积应用推广农田化学除草。

 

20世纪90年代后国内开始大量进口除草剂产品,随后国内也陆续研发生产非专利除草剂产品。目前,品种齐全、数量充足的各类除草剂已满足农业生产需要,应用高效、省工、廉价的除草剂灭荒已覆盖大宗农作物,小宗农作物、蔬菜、中草药田也开始应用化学除草。繁重、劳累、低效的人工除草已成为一去不复返的历史,几千年来农民梦寐以求的“草死、苗活、地发塇”成为现实。以黑龙江省建三江为代表的北大荒流域、新疆部队兵团早已实现化学除草全覆盖,替代了千百万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笨重劳苦工作。“喜看稻菽千重浪”,化学除草功自高。

 

抚今追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我们早已告别因农药短缺无法防治病虫草害造成痛的岁月。当今农药充足,力保农业安全生产,百姓生活在丰衣足食的美好日子里。居安思危,“风物长宜放眼量”,实现从农药生产大国变为强国需经过漫长艰辛的曲折道路。夯实生产基础,坚持走绿色无污染道路,奋力推进新农药研发创制与新技术应用等。“待到山花烂漫时”,国人皆在丛中笑。


来源:曲耀训. 我国农业发展不易,勿忘因农药短缺造成痛的岁月. 农药市场信息. 2019, (16): 22-25

tag: 农药  短缺  损失  虫害  病害  螨害  草害  

最近文章:
本文链接:http://www.agroinfo.com.cn/other_detail_7074.html
苏ICP备10201623号-1 工信部网站 江苏省农药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 农药快讯信息网
开户行:中国银行南京新港支行 帐号:488 466 545 445 收款单位:江苏省农药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5-86581148 传真:025-86581147 E-mail:nyxxz@263.net 邮政编码:210046 地址: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恒竞路3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