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化企敷衍整改?搞变通?他们究竟在危害谁的利益?

更新时间:2019-06-11

四川绵竹新市工业园区敷衍整改

部分企业环境污染问题依然突出

   2018年11月9日至13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四川省绵竹市新市工业园区开展“回头看”,发现该园区磷石膏消减不到位部分企业生态环境问题突出,对地下水造成严重污染,没有达到督察整改要求。

 

1  基本情况

   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指出,绵竹市磷化工企业密集,共计11个不规范堆场堆存磷石膏约2,000万立方米,大量淋溶水未经处理直排沱江支流石亭江。

 

   四川省督察整改方案明确提出:重点推进德阳、绵阳磷化工企业和磷石膏堆场整治,完成24个磷石膏堆场整治强化涉磷工业企业环境监管,安装总磷监控设备100套。德阳市整改实施方案明确提出:2018年12月底前,绵竹市涉磷企业新增磷石膏实现“产用平衡”,对达不到产用平衡的企业实施限产措施。

 

2  主要问题

   (1)磷石膏消减未达预期。据统计,2018年1月至10月,龙蟒磷化工公司产生磷石膏154万吨,综合利用52万吨,利用率仅34%,导致大量磷石膏长期堆存。

 

   (2)部分企业环境问题突出。此次重点检查了新市工业园区内的四川龙蟒钛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蟒钛业公司”)、四川龙蟒磷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蟒磷化工公司”)、四川省绵竹市三佳饲料有限责任公司等3家企业,发现均存在环境问题。其中,龙蟒磷化工公司违反环评要求,擅自将部分脱镁废水用于氟洗涤工艺,并将氟洗涤尾水排入无脱氟工艺的钛业公司污水处理站,导致污水处理站外排水中增加本不应存在的氟化物污染因子。现场监测发现,该污水处理站外排污水中氟化物浓度达5.8毫克/升,超过地表水Ⅲ类标准4.8倍,大量氟化物违规排入石亭江。龙蟒钛业公司污水处理站未对污水池采取密闭等防护措施,未对污水处理中产生的废气进行有效收集和处理,致使污水站周边刺激性气味浓烈同时,钛业公司堆场堆放约40万吨电石渣,无任何“三防措施”。三佳饲料公司长期违规使用燃煤,仅2017年8月至2018年10月期间就达1.3万吨,造成大量二氧化硫和烟粉尘排放,对大气环境造成污染。另外,15万吨硫酸氢钙项目磷矿石原材料堆场防尘不到位,作业车间无降尘措施,厂区粉尘无组织排放严重。检查还发现了龙蟒磷化工公司、三佳饲料公司存在的擅自改变农业灌溉用水用途、擅自占用石亭江河道等问题。

 

1  磷矿石堆场防尘措施不到位

 

   经调查,龙蟒钛业公司因偷排渗滤液废水、热电锅炉超标排放、在线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渣场渗滤液废水外溢应急处置不到位等问题,2017年、2018年被当地环境保护部门行政处罚3次,其中2018年8月发生的渗滤液偷排案件已被公安部门立案调查。龙蟒磷化工公司因违反环保“三同时”制度,2018年被当地环境保护部门行政处罚。三佳饲料公司因磷矿石堆场防尘措施不到位等问题,2017年、2018年分别被当地环境保护部门行政处罚2次和1次。

 

   (3)周边地下水污染严重。11月12日,督察人员对新市工业园区污水总排口到龙蟒磷化工公司磷石膏堆场之间,石亭江滩涂上的11个坑洞积存污水进行了采样监测,其中10个总磷浓度超过地表水Ш类标准,最高达到77.7毫克/升,超标387.5倍。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12月以来,三佳饲料公司磷石膏堆场地下水总磷浓度全部超过地表水Ⅲ类标准,最高超标达569倍11月12日采样监测显示,三佳饲料公司磷石膏渣场地下水1号监测井总磷浓度13.3毫克/升、氨氮浓度5.47毫克/升,分别超标65.5倍、9.9倍,2号监测井总磷浓度11.8毫克/升、氨氮浓度5.58毫克/升,分别超标58倍、10.2倍。

 

2  石亭江滩涂坑洞积存污水总磷超标

 

3  原因分析

   绵竹市党委、政府对督察整改工作重安排部署,轻督促落实绵竹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委会履行环境保护主体责任不到位,工作敷衍应付原市环境保护局、水务局等部门对新市园区磷化工企业监管不力、执法不严,导致磷石膏消减未达预期,部分企业违法行为长期存在,周边环境污染严重。

 

山东大量化工项目违建

整改工作做选择、搞变通

   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5月10日向山东省委、省政府进行“回头看”督察意见反馈。督察发现,山东省督察整改虽然取得积极进展,但一些地方和部门思想认识和责任落实仍不到位,甚至存在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和假装整改等问题

 

   第一轮督察反馈指出山东省大量化工项目违规建设问题,对此,整改方案要求对违规化工项目立即停产整顿,依法处置。但一些地区和部门整改工作做选择、搞变通,导致整治效果大打折扣。省住建厅、原省国土厅放松要求,以处罚替代整改,山东400余家未取得用地、规划许可的企业得以“完成整改”。潍坊市对34家违反城乡规划、土地利用规划的化工企业,只作出为其补办手续的承诺,在未开展有效整改的情况下,即予以销号淄博市对117家违反城乡总体规划且未经整改的企业予以销号菏泽市监管不严,规划手续不全且使用国家明令淘汰工艺的成武中远化工有限公司,在未采取整改措施的情况下违规生产。

 

   第一轮督察期间,群众投诉济南裕兴化工公司非法倾倒红石膏问题。2018年6月,在企业未完成整改的情况下,济南市天桥区政府就将该问题上报申请销号,并于9月公示完成整改。但直至“回头看”进驻时,该企业固废贮存场所建设仍不到位,厂区内露天堆放10万余吨红石膏,无“三防”措施,2018年以来仍有20余万吨红石膏被非法倾倒在德州市。

 

   督察指出,敷衍整改问题时有发生。山东省化工专项行动办公室作为化工园区认定工作的牵头部门,未严格落实省政府相关要求,部分明显不符合要求的化工园区顺利通过认定。如淄博市张店东部化工区、菏泽市曹县化工产业园等,至“回头看”时未建成污水处理设施,但均通过化工园区认定,明显不符合《山东省化工园区认定管理办法》规定。原省经信委、原省环保厅等部门督导不力,以致部分地市对化工集聚区及周边地下水污染防治整改任务敷衍应付,整改工作进展缓慢。

 

   滨州市鲁北化工园区内的金海钛业资源科技有限公司长期违法将厂区外的一个无有效防渗措施的坑塘作为红石膏泥浆吹填库。无棣县政府隐瞒不报,以罚代管,导致企业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第一轮督察以后,该企业仍向该坑塘违法排放超过70万吨的红石膏泥浆。

 

   督察指出,表面整改问题比较突出。潍坊市滨海开发区整改工作做表面文章、轻实际效果。在围滩河污染治理工作中,不是按照整改方案要求开展控源截污,而是依赖投放药剂进行表面治理。督察发现,开发区大量生活污水溢流进入围滩河,企业偷排现象时有发生,河道两岸堆存大量化工废料。围滩河在“撒药治污”后,短期内水质得到改善,但1个月后水质就开始恶化。督察组在围滩河13个点位进行采样监测,水质均为劣Ⅴ类,耗资4,700余万元的围滩河治污工程只是作秀一场。

 

   督察还指出,假装整改问题仍有发生。淄博市桓台县放任纵容山东博汇集团的违法排污行为,长期以罚代管,虚假上报整改情况。经查,博汇集团多年来累计非法填埋各类固废达350万吨。第一轮督察期间,群众举报山东辰龙集团非法填埋固体废物。对此,辰龙集团未采取任何有效整改措施,仅对填埋区域的表面进行覆土,桓台县明知企业弄虚作假,却仍上报整改销号。

 

   第一轮督察期间,群众举报东营市广饶县甄庙村一土坑非法填埋大量化工固废、医疗垃圾、生活垃圾问题。当地在仅清理表层数百吨垃圾后,即在清理区表层覆上建筑垃圾,以掩盖地下填埋的数万立方米的固体废物,造成环境污染和环境隐患。对如此整改,当地甚至还在《东营日报》作为正面典型进行宣传报道。

 

   专项督察发现,山东省采取许多措施治理大气污染,但山东省能源结构、产业结构问题依然十分突出,交通运输污染问题严重,大气污染形势不容乐观。

 

   油品监管严重缺位。山东省车用燃油质量长期得不到保障,不但影响本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也对周边地区带来不良影响。原省工商局、原省经信委等部门相互推诿,监管严重缺位,全省炼化企业违法向物流运输企业销售普通柴油或高硫分燃油的问题突出。中国化工集团昌邑石化有限公司在现场检查时,还拒绝配合,并临时编造虚假记录。此外,违法生产销售不合格调和油的问题也未得到有效遏制,不合格油品通过非法加油点、流动加油车等渠道流入市场,是加剧机动车污染的重要原因。

 

   督察强调,山东省委、省政府应根据督察反馈意见,抓紧研究制定整改方案,在30个工作日内报送国务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实情况要按照有关规定向社会公开。

 

   督察组还对发现的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进行了梳理,已按有关规定移交山东省委、省政府处理。

(来源:中化新网

tag: 工业园区  化工企业  整改敷衍  变通  环境污染  环保督查  

最近文章:
本文链接:http://www.agroinfo.com.cn/other_detail_6680.html
苏ICP备10201623号-1 工信部网站 江苏省农药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 农药快讯信息网
开户行:中国银行南京新港支行 帐号:488 466 545 445 收款单位:江苏省农药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25-86581148 传真:025-86581147 E-mail:nyxxz@263.net 邮政编码:210046 地址: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恒竞路31-1号